您的足迹:首页 > 图文摘录 >这年头,连算命行业都如此讨好客户......
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占用个广告位。

这年头,连算命行业都如此讨好客户......

79bef33d1ba184572f76321da7c741b9.jpg

雍和宫大街人行道上总停着一辆公务三轮车,车把挂个大喇叭,功放着告示:“看相,算命,起名,都是骗人行为,提醒广大游客不要上当受骗。”一遍又一遍循环。

街上路窄车多,人来人往。因为雍和宫的关系,沿街有许多佛具用品店,“唵嘛呢叭咪吽”的佛乐没完没了播放,路上有时弥散着香火气。午间到傍晚,两侧人行道上常有个把穿着灰暗、跨个包、揣着手的中老年人,站在路边张望。你走过时,一张神色幽深的脸就凑到面前,“姑娘,我看你面相不错”。

他们都是散户,真正的风水大本营在路西侧的国子监街,穿过那面红柱蓝面、雕饰华丽的“成贤街”牌楼,就到了。这条街是条宽胡同,因孔庙和国子监而得名。国子监始建于元代,在元明清三代,是全国最高学府和国家级教育行政管理机构。这胡同因此保持着带古意的建筑面貌,靠国子监的一侧是一长溜的暗红砖墙,另一侧,则排着一串算命店。

店门脸正上方挂一牌匾,通常叫做“XX阁”、“XX苑”或“XX斋”。门面装饰得粗简,有的挂八卦布巾;有的贴着观音、如来;还有的,玻璃橱窗里成排摆放金底花面的领导人像,花团锦簇着毛泽东或奥巴马。许多店门口摆着整盒整盒的手串,门上垂一大束系红绳节的吉祥挂坠。有的店门口贴红纸写着“咨询”,有的就明明白白标上“算命”、“起名”。

天还暖和时,有一天,我走过牌楼下,见一个六十开外的清瘦大爷背着手跟人聊天。他上身穿浅褐色盘扣对襟褂子,绸布裤子盖在黑色布鞋包裹的脚面。大爷面色红润,额头宽阔,灰白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向脑后,下巴上一撮山羊胡。

真叫一个仙风道骨,路人游客都忍不住多看他两眼。

接着我拐进国子监街,眼神撇过,突然发现一家算命店玻璃门后掀起的帷幔里,坐着个穿道袍的“大仙”。很快我又陆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发现好几个大师。他们四五十岁以上,几乎都留着稀疏的胡须和鬓发,头发束成髻或向后梳,穿中式休闲装,有的端坐店里,有的站在街上。一个竖着低马尾的大师撩起青布阔袖子,倚在门框上抽烟。

2

冬天,国子监街上落满槐树叶。算命铺子门前红红黄黄的布匹挂饰都收了干净,显得冷清许多。大师们穿上了臃肿的中式棉袄,仙气大减。我走进一家名叫“吉祥轩”的店。选择它是因为,这是五六家还开着的算命店里,唯一店内超过三个人的一家。

我拉开玻璃推拉门,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就把我让了进去。一进门,迎面看到墙上的观音画像和一幅国画,画上是一匹马,上书:“马到成功,马上发财。”店里有一面墙是货架,稀稀落落地摆着手串、观音吊坠、香支和其他红色金色的零碎物件(有一对“洽洽”红色瓜子盘)。另一面纵向摆着三套简陋的书桌和折叠椅,每张桌子边上又摆了个椅子,类似于医院门诊室。除了坐镇门口的大师,后两张桌子上坐着的中年男人看起来简直太普通了,戴眼镜的像乡镇中学老师,另一个像小卖铺店主。

这时,前一个算命的妇女站起来,欠了欠身说:“谢谢大师”,便告辞了。见我站在一旁犹豫,门口的大师说:“你先过来坐下,请坐下。”

他穿着棕色带盘扣的薄棉袄,微胖,短发三七分梳成背头,细边眼镜架在鼻梁中段。山东口音极其浓重。

我坐下,赶紧先问价格。“你自愿,你自愿好不好”,他一挥手,好像那不重要。

“你正面对着我”,他的眼神从眼镜上方直视过来,“注意听我讲话。”

“小姑娘,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注意到,你命很好。你看,你中堂发亮,气息旺盛。你家里一定非常好,你上辈子是富家弟子,这辈子做不了坏事,是个善良的人。你这个命啊,是祖上三代做善事积累下来的,特别是你妈妈家,你妈妈她老人家一定是个很好的人。”

我想,我妈妈应该不大乐意被叫“老人家”。

他让我伸出右手,翻开我的手掌,用一支圆珠笔尾巴指点,“这条线是才智,这,是你的感情,这是你的生命线”,他抬头瞅了我一眼,略一迟疑,说,“我看出来你的寿命,我跟你说,你不要生气”。我点点头。他翻开本子写下一个数字,递到我眼前。

89!看得我眼前一黑,“这也太长了!”我马上指着自己生命线中间一处断节提醒他,“您看,这里是断开的。”小学时有一阵子,班上流行看手相,那时同学就沉痛地为我指出了这儿。

“哎呀,你听我的!我是看你的人中、眉毛、小拇指,再看生命线,四线综合的。就是89。”

他继续维护自己的权威,提议:“你现在用心想一个数字,要发自内心的,想好了,不要换,我写下来,你看对不对。”

我想好了,7。只见他用左手遮掩着写,写完立刻盖住,“想好了就说吧”。我报出数字。他掉转本子方向,郑重地推过来,掀开遮掩的手掌。本子上是一竖勾,长得像很多数字。竖很长,翘着的勾小到可以忽略,在那一竖的另一头,还从另一个方向长出短短的一小杠。

“你看是不是!你看是不是!”他大声说。

好吧,忽略那个勾,姑且算个7吧。

这时,他掏出一个小本子,说:“你看我跟你说这么多了,你是不是捐点功德做点善事,然后我好好给你看看相,你问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。”小本子是捐钱记录,他递过来翻了几页前面的给我看,大多捐了六七百功德费,跟着两三百香火费和灯油费。“你自愿,你自愿”,他说,又翻了翻。

3

他自称“华兴大师”,学道多年。华兴大师说,“你选对了,这条街这么多店,我们才是老字号”,他指了指货架上摆着的营业执照——“吉祥苑工艺品店”。

正式开始看相。我特地嘱咐他说慢点儿,大师的口音实在是太重了。

他在我对面正襟危坐,事先声明:“第一,我有好说好,有坏说坏,你可不能生气;第二,我看相,不能用情;第三,你年龄相报,实话实说。”

“你看”,他用圆珠笔尾点一点我的眉毛,“你眉毛弯弯,口红齿白,一双秋波眼,未开口来先带笑。你的婚姻要注意,为啥这样讲?人在世上活着,都是高级感情动物,姑娘小伙儿成婚配,树上鸟儿成双对。对不对?你看你的眉毛,你不宜早婚,你……”

我赶紧插进一句,为什么。

“你不要着急”,他挥挥手,“听我说完”,接着又是一串叨叨,“早婚不好早婚不利。你这个面相宜稍晚,男要大女要小。早婚不分手就得出问题。但是”,他顿了一下,“你刚才说虚岁多大来着?……26。那没事,已经过了早婚年纪。”

接下来说的大概是:我智慧文雅,为人正直,才华受赏识;一生不缺衣少穿,但劳心费力;财往后发,中年开始,有33年鸿财大运。我问了工作单位什么时候完蛋的问题,他说:这个事不能问他,是社会的改革,哪个单位国家要用了就能升起来,这个不要问……然后他开始教育我:“你自己呢?你要提高竞争力,总结经验和自己不足的地方。世上最难的是什么?就是人跟人之间的关系,要重视人际关系……”

“有坏事吗?”我打断他。

“有”,他指了指我左眼下方,“这里有条细线,这说明什么?从2012年开始,跟你有血缘关系的亲戚中,会有老人去世,或亲人生病。你仔细想想,发生了没有?发生了,就过去了。”

4年时间跨度,这么广的范围,当然发生完了。大师一听就说:“你看,是不是说中了!”

然后他掏出一叠塑料签,背面写着“观音神签”,在手上展成扇形,让我双手合十默念“阿弥陀佛”,念完抽一支。我抽了一支。他把手上剩下的签翻给我看,“小人危害”、“天降大灾”……“你这个命,不一般啊!”他感叹道,翻开我抽的签——“大运将至”。

我一看,“大运将至”四个大字边上还有一列小字:“抽中此签者应捐功德”。

我有些恼火了,华兴大师简直一点有用的都没说,我还捐了这么多钱。

这时,那个像乡镇教师的大叔招呼我去看八字。他叫王老师。王老师是开价的,看一个人380元,我嫌贵,他说:“那280吧”。

他让我报上出生年月日,然后翻开一本年历表,对应着在白纸上写了起来。“1991年,那是路旁土命,忠厚。”

我问:“那这一整年生的人都忠厚啊?”

他说:“土命好啊,路旁土路旁土。过去的路是土路,土,有生发力嘛。”

然后他接着说:“你这个命特别好,32岁以后一切亨通。32之前这几年呢,你最好明年结婚,2018或者2019年要孩子,头胎一定是男孩。”我问,不想要小孩呢?王老师非常执着:“为什么不要?头胎是男孩啊,当然要,给你们家传宗接代。”

王老师说:“你这个八字看,明年开始起来了。今年就还有一点——到明年春节结束前,不要往东去,对你不利。很重要,听我的错不了。你要实在得去呢,过两天再来,我准备好鸡血和笔墨给你画个符,你带着,就能避灾。”

我说,算了,并没有出行打算,就起身走人。

所以,根据大师所说,我将在明年结婚,后年或大后年生下一个男孩,三十多岁开始发财,一切平安顺遂直至89岁死掉。我这一辈子还真挺没劲的。

这年头,连算命行业都如此讨好客户,我觉得这个世界真是非常虚伪。

相关推荐

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占用个广告位。

发表评论

路人甲 表情
Ctrl+Enter快速提交

网友评论(0)